中山新聞
50年,創造肝癌診治“世界奇跡”

圖像

 

2019年12月6日,在復旦大學(中山醫院)肝癌研究所成立50周年學術研討會上,40位新生命超過“20歲”的肝癌病人唱起了《歌聲與微笑》,其中生存40年以上有3個人,最長生存者48年。在上海國際會議中心,復旦大學(中山醫院)肝癌研究所的“奇跡締造者”們和病友們一起,共同慶祝研究所的50歲生日。時光長廊中,另一幅28年前的畫面與之交織重合:在1991年的上海國際肝癌肝炎會議上,生存10年以上30位肝癌病人大合唱,“震撼”了國內外專家。

復旦大學黨委書記焦揚,復旦大學肝癌研究所名譽所長湯釗猷院士,中國抗癌協會前任理事長郝希山院士、現任副理事長李強、秘書長王瑛,上海市衛生健康委副主任秦凈,復旦大學附屬中山醫院院長、復旦大學肝癌研究所所長樊嘉院士,復旦大學附屬中山醫院黨委書記汪昕,上海市心血管病研究所所長、復旦大學附屬中山醫院心內科主任葛均波院士以及中山醫院黨政領導班子、各科室負責人等參加會議。

半個世紀前,權威的教科書上寫著:“肝癌的病程是2-5個月。” 當時,一個人患了肝癌就等于被宣判了死刑,而且送進醫院的病人已多為肝癌晚期。有這樣一群人,經過幾十年的努力,使肝癌術后的累計5年生存率由上世紀60年代的14%提到如今的64%,創造了肝癌治療的“世界奇跡”。

1969年起步的肝癌研究所前身,是由中國工程院院士湯釗猷教授,著名肝外科專家余業勤教授、楊秉輝教授、周信達教授、林芷英教授等老一輩專家成立“腫瘤小組”。1988年,經衛生部批準成立更名為上海醫科大學肝癌研究所,隸屬上海醫科大學,下設肝癌內科、外科及實驗室。2000年,復旦大學與上海醫科大學兩校合并后更名為復旦大學肝癌研究所。過去的50年里,肝癌診療領域的無數“第一”在此誕生。

湯釗猷院士首次提出“亞臨床肝癌”概念,領導了肝癌“早診早治”,開創肝癌診治新局面,使肝癌從不可治變成了部分可治。他在國際上首次建成“高轉移人肝癌模型系統”,并提出肝癌轉移復發新理論。在此基礎上,“小肝癌的診斷和治療”及“轉移性人肝癌模型系統的建立及其在肝癌轉移研究中的應用”分別獲1985年和2006年國家科技進步獎一等獎。新一代學科帶頭人中國科學院院士樊嘉教授對肝癌肝移植、肝癌門靜脈癌栓綜合治療等進行系統研究,創造了多項本市、全國乃至世界記錄,首次提出了適合中國國情的肝癌肝移植適應證——“上海復旦標準”,牽頭制定《原發性肝癌診療規范》;已成功轉化并生產上市的“7種微小核糖核酸肝癌檢測試劑盒”、實現簽約轉化的“全自動循環腫瘤細胞分選檢測系統”兩項研發成果分別對應肝癌的早期發現和診斷、肝癌治療效果實時動態監測,以及肝癌復發轉移和診治療效預測,突破了以往限制肝癌病人手術療效的瓶頸,且均為擁有完全自主知識產權的全球“首例”。作為現任肝外科主任,周儉教授帶領肝外科團隊創新開展Alpps、廢棄肝活體移植等肝移植新技術,著力加強學科建設和人才梯隊建設,繼續深化肝癌肝移植后復發轉移防治等臨床研究。

近90歲的湯釗猷院士感慨,今年也正逢他從醫執教65周年,回顧這半個多世紀來和曾被稱為“不治之癥”癌魔的抗爭之路,他將自己“嚴謹進取,放眼世界”的座右銘,改動了兩個字寄語年輕醫生——“嚴謹進取,走向世界”。

50年前對于病人來說就是六個字,“走進來、抬出去”,短則幾日幾周,長則幾月都走了。而現在,可以用另外六個字來概括,就是“走進來、走出去”。

當年我們很少有機會能夠出國,只能夠從世界的角度了解世界,追趕世界,超過世界。現在我們國家站起來了,富起來了,完全可以走出去,揚我們中華文明的精髓,為國家的醫療衛生事業,樹立更好的榜樣,為世界人民做出更大的貢獻。要做到這一點,首先是嚴謹——嚴謹是基礎,一定要嚴謹、進取。只有嚴謹而沒進取,沒有創新,就沒有進步。所以在嚴謹的基礎上,還要創新,才能夠達到我們的目標。

原發性肝癌是我們國家的一個大病,全世界一半以上的原發性肝癌發生在中國。樊嘉院士介紹說,前輩們經過幾十年的努力,對于肝癌的預防、診斷、治療、發生發展機制的研究都處于國際一線領先水平,這些為年輕醫生進一步深入認識和研究肝癌奠定了非常好的基礎,也搭建了良好的平臺。

但是,由于肝癌的復雜性和高度的異質性,目前對肝癌的診療和認識還不是非常全面,尤其是肝癌如何達到早期診斷。他認為,對于從事肝癌研究的學者和臨床醫生,應該更進一步地了解和重視肝癌發生發展、復發轉移的機制,在研究這些機制的同時,思考如何突破肝癌領域的瓶頸;而對于一些已經取得明顯進展的“瓶頸”問題,怎樣通過研究、以及在臨床上發現問題后再回到基礎進一步驗證分析。

肝癌研究所50周年是一個新的起點,未來我們的工作,將進一步深入解讀最新進展,積極探索新發現的臨床問題,將這些問題帶到研究中去、更好更快地解決它們,加強“醫研產“結合,不斷地提升肝癌的診斷率和治療效果。

當天的會議上,多位國際肝癌臨床及基礎領域頂級專家圍繞肝癌研究的機遇和挑戰以及肝癌肝移植的現狀與展望,共同探討肝癌診治的新技術、新策略。全國各地的肝癌肝移植術后的病友代表也參加了這場特殊的“生日會”。“我曾三次掙扎在死亡線上,感謝中山醫院肝研所的專家醫生一次次把我救回來,讓我還能享受家庭的溫暖,享受新時代的幸福生活。”1992年,余業勤教授為39歲的呂文藝作了肝癌切除手術,2002年他被查出肝臟新病灶,2004年樊嘉院士主刀為他進行了肝移植,然而命運多舛的他在2015年再次出現轉移病灶,周儉教授為其進行了切除手術;如今,他和家人一起迎來了新生命的第27個年頭。來自貴州的馬宏康回憶起28年前歷經2天2夜火車趕往上海中山醫院,終于抵滬時那個寒風凌冽的夜晚,忍不住紅了眼眶:“當年當地醫生誠告我可能只有三個月的生命。如今2019年了,中山醫院的專家年年都對我進行回訪,而我病情也沒有再復發過。這是肝癌研究所給予我的第二次生命,點燃了我和家人28年的希望。”1993年在中山醫院接受肝癌手術治療,今年“26歲”的葉彥晉非常開心能和救命恩人、病友們相聚:“以前曾有‘同病相憐’一說,但是我們有幸遇上中山醫院,遇上肝研所,遇上了中山醫院德術雙馨的醫務人員。我們是幸運兒,今天聚集在一起成為‘同病相慶’!”

av电影,亚洲av,av视频,av在线,成人av,,在线观看亚洲偷拍无码av视频